正义,是最高的职业荣耀

对!人们工作与劳动,得到的便是报酬,通过你的心血与汗水得到一份应得的薪水。

通常,报酬多寡是与社会需要、技术含量、难易程度、工作环境密切相关的,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不一样。即便同是体力活,丝毫不含技术的搬砖工人收入肯定比能砌墙的师傅少许多,而后者与开塔吊的师傅相比,又要少许多。在办公室整理档案的文员虽然同样从事的是脑力劳动,但自然无法与在实验室从事高精尖的科学家相比。社会分工越细,这种差异便愈是显著。
从这个角度上来说,任何职业都是一种糊口方式,没有哪个职业具有天然的优越性。选择医生首先是这个行业有利于挣钱养家,救死扶伤的白 衣天使这种名号只是对他们工作性质的一种名义上的激励。而选择做教师的,尤其是女孩子,大多也是看中的是这个职业的优势,诸如工资不算低(教师基本没有灰色收入,农村的更甚)、风险较少,有寒暑假期,可以更好地培养自己的孩子,有谁是冲着那个高大上的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”这个没有任何实惠的虚名来着?那些更辛苦的泥瓦匠们也同样是为了养活一家妻儿老小,犯不着上升到缔造人类家园之类,同理,小营生如摆地摊的,站超市的,跑出租车的,开小店的;大营生如开工厂的,做项目的,做上市公司的……他们努力做好每一项工作的第一要务,便是挣钱,挣到的钱可以更好地生活,可以让妻儿老小过上好点的日子,可以投资扩大再生产,安排更好的就业机会,可以缴纳更多的税。当然,投资越大的,费神费力的,回报往往也越高。有没有不操心而赚大钱的买卖?有,贩毒诈骗劫谅!可这些也不省心呐,它们都是违法的勾当,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危险活计,在高收益的同时,一定离不开高风险。
顺便告诉你,任何骗子的下手目标都是那些梦想不劳而获的人;换言之,只要不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,就一定不会上当。
其实,除了报酬之外,大多职业还必须基于工作的意义,才能更深层次地激发人们从事这一职业的主动性与积极性。这种意义通俗来说就是职业的荣誉感。比如,一个教师,看到曾经教过的学生考上名校,成为栋梁之才;一个主刀的医生,看到医治的病人康复;一个建筑工人,看到一所建筑质量优良的大楼拔地而起;一个警察,看到辖区的发案率近乎为零,百姓生活得平安幸福……他们这时一定认识到,正是自己的辛劳付出,不仅能让自己的生活得到保障,让家人生活得幸福,还能给社会带来积极的正面作用,才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美好,这个平凡而伟大的意义不正是职业的荣誉感吗?所有正当的职业都有符合职业特性的荣耀感。
职业荣誉感的最高等级是正义感。何为正义?在百度词条上,关于正义的内涵与外延很多,但我倾向于词条中关于正义作用的阐释:正义,可以保障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,使人民得以生存和发展,推动社会进步;给予人们公平合作的支持和保障;通过制度调节以避免严重的社会分化,以利于社会健康、持续发展。 归结为一句话:凡是有利于百姓,促进公平公正与和平,推动社会进步的行为,都符合正义的特征。
北宋时期,龙图阁大学士,首都开封首席大法官包拯刚直不阿,不畏权贵,以严明公正的执法,在百姓头顶撑起一片蓝天。固然,当时官员的俸禄优厚,使其不致于因一己之私利而致公器失信,但偌大宋朝,有此风范的又有几人?不得不说,是他心中这种高度的正义感,驱使他严于律己,秉公执法,不徇私情、公平公正,方才为其赢得“包青天”的美誉传颂至今。
一千年过去了,当时的其他庸官们谋得的利益何在?而包拯所代表的正义形象,将永远不会被时空湮灭!
郑成月,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原主管刑侦副局长,最早披露“一案两凶”事件的公安人士,聂树斌案推动人之一。正由于其不折不挠的坚持,对正义的不懈追求,最终让聂树斌一案大白于天下,诠释了一个人民警察的职业的真谛。对于郑成月而言,他的收入也仅是养家糊口而已,但在他心目中,这种职业的荣誉是与黎民百姓的幸福,对公正的期盼息息相关,孰轻孰重?他用自己悲壮的经历,在警察的特殊职业上,为正义的概念做了最好的解答。法官也好,警察也罢,从事这两种职业必须为民众服务,这种特有的正义感所带来的快乐,要远远大于他们的职业报酬。
而一名军人,最大的天职就是抵御外侮,保护本国百姓不受外来侵略者伤害。
对南宋岳飞而言,与其说为了报效大宋王朝,不如说其看到金兵所到之处,烧杀抢掠,导致生灵涂炭,百姓流离失所,一种崇高的使命感与责任感,驱使他义无反顾地举起大旗,南征北战,戎马倥偬,救苍生于水火。对于他这个无意于富贵与名利的人来说,正义才是至高的追求。所以,他才对送上门来的美女目不斜视,他才数次将皇上赐予的丰厚报酬全部分赏给三军将士……正因为如此,他才能用“饿死不掳掠,冻死不拆屋”的严明纪律,打造出一支令敌人赞叹“撼山易,撼岳家军难”的铁军,在经济强宋军事弱宋的年代,改变屡屡挨打的现状,创造了几乎全胜的奇迹。成为无数被战火蹂躏中的百姓最后的倚靠!
正义,才是对岳飞精神的最高褒赏!
电视剧《亮剑》中,与日寇生死一搏的前夜,楚云飞为激励士气,给每个士兵发放三个银元!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:所有的士兵都把白花花的大洋扔掉!因为,对他们而言,一个战士,从军不是为了荣华与富贵,“若为金钱故,何苦来军营?”他们的最高职责便是,为了母亲,为了国家,为了把敌人从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上赶走,上刀山,下火海,九死一生,在所不辞!
这是一个军人的最高荣誉感,它同样来自于正义!
换一个角度回答,若失去了正义,一时享受的荣华富贵,换来的是百年甚至千年的耻辱!“人从宋后羞名桧,我到坟前愧姓秦。”乾隆时期的状元,才华杰出的秦桧后人秦涧泉,在岳王庙的两句诗,道出了其祖先的违背正义之举,以至于世世代代抬不起头,当然,我们知道,真正杀害岳飞的,哪里是秦桧?他只不过是个背锅的,真正的凶手当然是赵构!
安史之乱中,杜甫在乱马之中,为敌所掳,面对高官富贵的引诱,他断然拒绝,后寻机脱身。何也?——作贼兵之“伪职”,这种违背道义的行为,令祖先蒙羞,谁干谁是大傻!
文天祥,面对忽必烈的高官巨禄的许诺,慨然以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拒绝,不就是因为,这官做得再大再舒服,没有正义感作为支撑,还不如死了算啦!
正义,才是最高的职业荣誉感!抽出了正义,便什么也不是!